返回

网络社区的跨界奇妙物语

网络社区的跨界奇妙物语

2019年,有人在微博上总结了中国当代网友网上冲浪现状。

 

 

◎这份总结,笼统而不失真实

 

szd=是真的。感觉这些网络社区都不约而同地玩起了跨界。

 

B站,即bilibili,是ACG(动漫、游戏)文化的聚集地,现在开始成为网友们的学习胜地。

 

知乎,分享专业知识、经验和见解,现在兼顾八卦,成为网友的吃瓜胜地。

 

微博,则变成了新闻发布的第一平台,随时游走在新(wei)闻(xian)的尖(bian)端(yuan)。

 

它甚至变成一个搜索引擎,即使它一开始并没有这个设计。

 

而关于真正的搜索引擎,年初有一篇名为《搜索引擎百度已死》的文章在网上刷屏。

 

媒体人方可成老师在文中指出,百度搜索结果一半以上会指向百度自家产品。

 

它们都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

 


1、2009,网络社区都有自己的想法

 

即使你现在打开手机电脑,打开网络,动作娴熟得仿佛已经和它相处了一百年。

 

我们熟识的网络社区,发展至今也不过十年光景。

 

今年刚好是是网络热词「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十周年,很多网友一边怀念一边考古。

 

对于刚接触网络就有微博的网民来说,十年前的网络是陌生的。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

 

那个时候,天涯社区和百度贴吧二分天下,年轻人在各大站子帖子里挥洒血汗泪。

 

那个时候,谷歌还能正常使用,百度也是个正常的中文搜索引擎。

 

关于它们,还有经典名言「外事不决问谷歌,内事不决问百度」。

 

这一年,也是划时代的一年。

 

新浪推出微博,我们刚认识它的时候都把它理解为「微型博客」。

 

很快名人开始在此聚集,积攒人气,热词开始在这诞生,长话变短说,社交网络的节奏开始变快。

 

「微博」本身作为一个名词打败了「奥巴马」、「甲流」成为当年世界最流行词汇。

 

B站也在这一年创立,彼时它叫Mikufans,创建者给它画了圈——要做二次元爱好者的聚集地。

 

功能简单直接,最基础的视频、评论、弹幕,却让网友在屏幕上体验到穿越时空互动的快乐。

 

这一年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同学只想在宿舍追剧,虽然肚子饿但不想出门吃饭,于是有了「饿了么」网上餐厅。

 

这一年,中国的年轻人,更宅了。

 


2、后来,它们扔掉了自己的剧本

 

2010年,B站从「Mikufans」更名为「bilibili」。

 

而它的定位则从「二次元爱好者聚集地」到「年轻人潮流文化娱乐社区」。

 

B站不再满足于二次元的星星之火。

 

就在很多人都看不懂B站和它所代表的二次元群体时候,它已经自己跨出来寻找多元化、商业化、资本化运作。

 

是什么让它早早拥有这份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成熟呢?

 

怪爱奇艺。

 

2010年爱奇艺横空出世,为充实其「高品质视频库」,大量引进正版视频内容。

 

其中新番版权严重威胁到B站。

 

此后几年,B站和爱奇艺的版权战打得火热。

 

打到累了,2017年开始,B站决心下架大量影视剧,并把注意力转向原创内容。

◎B站大量高品质无广告的影视剧视频一夜间清空,跟爱奇艺的竞争不无关系

 

把注意力转向内容创作者后,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对站内「up主」的内容进行审查、对接,随时解决问题。

 

这在很大程度上保障了创作者的版权,也让自制视频开始成为B站主流。

 

它依然鬼畜,依然二次元,依然很游戏,但是越来越「健康」了。

 

在这里,你甚至可以学习。

 

目前我们还未能在B站上找到一个名为「学习」的频道。

 

但不知道从哪天起,你可以在这里搜到几乎所有成体系的教学课程,从中学到大学乃至与各行业专业都有相对应的课程。

 

甚至教你如何成为一个合格「up主」,甚至有视频教你如何在B站学习。

 


◎学习区,时时刻刻让你觉得自己需要学习

 

现在的B站,一边游戏频道在「打打打打」,另一边学习区在岁月静好里书声朗朗。

 


◎误闯学习区的我

 

等一下,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啊。

 

B站看似把脚伸到了很远的地方,其实是把二次元文化渗透到了更远的地方。

 

而主打「学习」的知乎,这段时间可能会感到一点压力。

 

知乎于2010年底创办,它的目标是用户分享业内知识、经验和见解的社区,致力于生产精英信息。

 

但诸如「谢邀」这样的精英文化,一开始并不能得到大部分人的理解。

 

真正行业精英「谢邀」就算了,更有沉迷于将自己塑造成「精英」的人进来捣乱,戏又演得不好。

 

于是一顿群嘲过后,「谢邀」变成了「泻药」,知乎获称「B乎」。

 

不被认真对待,就很容易被这个流量割据混战的后网络时代淘汰,于是知乎也有自己的想法。

 

一方面追寻热点,引入大量专业的机构号,认真探究人们真实的生活难题。


◎一些剑走偏锋的问题也让人忍不住点开

 

另一方面它开始用刁钻的角度问答问题,开始讲故事。


◎一个刁钻的问题,可以有11902个角度刁钻的回答

 

提供线索的人多了起来,知乎开始生产八卦。

 

一个八卦里有负责观察入微的网友,有负责推理案情的专人,有解析心理的医生,甚至有吟诗作曲的文人。

 

在这里你甚至能看到在娱乐圈看不到的,普通人的八卦,总有人能从问题里整理出故事,同样精彩。


◎一个被扒到微博的知乎八卦

 

知乎创始人周源认为大家都有问题,这些问题都需要答案。

 

后来我们发现,更多的人,是需要回答问题。

 

在这一个狗仔队被扼杀的年代,每一个抱着孤独意见形影单只个体,可以在这个社区里找到同类。

 

曾经隐藏在每个人心中如同沧海蝴蝶般的小小想法,如今跨越了茫茫网络,找到组织,这些小愉悦,正在知乎里实现。

 


3、最后,大家都是搜索引擎

 

说回微博,中国的推特,明星名人和各大媒体进驻,在这里看到最新鲜的新闻其实不奇怪。


◎因为每个人都在分享身边的「新鲜事」

 

但是它变成搜索引擎真是让人觉得毫无道理。

 

毕竟有想要做「全球最大中文搜索引擎」的百度。

 

毕竟有可以搜集到全球网络资讯的万能谷歌。(诶?)

 

这件事还是得回到2010年,因为各种原因,谷歌在中国内地开始不能正常使用。

 

就在大家都以为百度从此要一家独大后,百度却渐渐走出了人们对搜索引擎的期望。

 

在今年初方可成那篇控诉百度的文章里,可以看到一个表格,显示搜索关键词所显示的网页来源。

◎图片来自《搜索引擎百度已死》

 

百度已经不打算好好做一个搜索引擎了,它只想做一个营销号平台,把希望来搜索内容的人全都变为自家的流量……

 

原来在这个流量割据时代,很多网络社区为了锁住流量和资源,放弃了对竞争平台开放。

 

你不能在微信里点开淘宝链接,不能在微博里提到微信号,不能在百度里搜到微博内容。

 

而百度拿不到信息资源的同时,也做起了流量买卖,百家号、广告等自己产品开始占据搜索结果。

 

网友开始厌烦,因为搜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甚至被它「伤害」。

 

2019有一个在微博上流行的梗,「百度查病,癌症起步」。

◎百度:别问,问就是癌症

 

于是,集新闻与民间力量于一体的微博,硬着头皮成了大家的「搜索引擎」。

 

其实,各大网络社区都自带搜索功能,它们用手机瓜分了百度的业务。

 

如果想知道各家平台的关系怎么样,或许我们也可以来玩玩跨界。

 

在这些网络社区里搜索其它社区的名字。

 

目前来看,微博跟知乎的关系十分友好,有大量互相渗透的内容,可以直接互相跳转。

 

微信和微博之间还有些许隔阂,有互相渗透的内容,不能直接在彼此的页面里跳转。

 

B站则胸怀天下,有所有网络社区的使用教程。

 

至于真正意义上的搜索引擎……

 

或许,我们会等到百度好起来。

 

或许,谷歌有一天会回来。


◎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2018)

◎不,不可以(2019)

 

不管怎么样,我们可以等,等它们跨过来,等我们跨出去。

編輯: Irene 2020.01.21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