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70块钱环游世界

70块钱环游世界

 

其实观察我们最近的文章,各位也能看出来,大概就是个「出不了国怎么办」旅行专题。

 

但最近终于有点不一样了。

 

「日本可以去了」我暗示老板。

 

「世界之窗双十一打折,你去体验一下吧」思索片刻,老板明示道。

 

作为一个刚来深圳一年的年轻人,当下有点惊慌——我配吗?

 

每次乘坐1号线去车公庙买车仔面的时候都会经过一个叫「世界之窗」的站。

 

也无数次幻想过这个名字背后的奥妙。

 

「去吧,回来写篇游记,要写出环游世界的感觉。」

 

我当即打开手机买票,微信搜索了一下,就出现了好几个渠道,神奇的是,每个渠道的票价都不一样。

 

 

来不及多想,我选了最便宜的买。

 

这种好事,当然要拉上好同事彤彤。她说,去哪?

 

「还记得之前说去日本吗?」

 

她两眼放光。

 

「现在去一个更高级的地方。」

 

她很兴奋地问,那要穿什么呀?

 

「你出国玩时穿什么就穿什么,戴上你最贵的项链。」

 

出发的那天,天空飘着一点小雨,因为没有洗头,又忘记戴帽子,我的内心有点不悦。

 

但很快自我安慰,出门旅行是这样子的,谁下飞机的时候不狼狈?

 

很快,我们乘坐地铁1号线来到了世界之窗站。

 

刚出站口就看到一个「欧风街」的牌子,字体也很欧风,让人想起了香榭丽舍大道,最近凡尔赛文学很火,我能见到公主吗?

 

想到每天在200米床上醒来的公主,我已经开始为我身上廉价的花衬衫感到羞愧。

 

 

就在我打算跟随路牌的指示寻找那个梦幻天堂的时候,彤彤说我们出错口了,正门应该往后走。

 

于是我们暂别欧风街,前往那个神秘的大门。

 

没想到神秘大门还要经过一个水泄不通不通的停车场,在这里就开始感受到世界之窗的火热程度。


与此同时,我瞥见了远处的一个复古又金碧辉煌的牌子「世界之窗」,我们到了。

 

不过,它的入口似乎比我想象中的小点?

 

 

果然是我见识浅薄了,经过这个入口,我们见到了真正的大门,它大到连门框都没有。

 

还有广场上那个谁来了都不能错过的玻璃金字塔——深圳卢浮宫。

 

 

回头望,就看到不远的高处门栏上站立着众神天团,热情欢迎我们。

 

我一眼看到了大卫,他竟然没有站在C位,我已经迫不及待上去跟他打招呼了。

 

 

但是一个温馨的牌子吸引了我们,很多人都围着它扫码,看着上面的介绍我突然不知道买过票跟预约过之间的区别。

 

为了不被在门口拦下来,造成尴尬局面,我们决定把能扫的码都扫了。

 

 

期间三两个黄牛模样的大哥过来问要不要票,果然世界之窗的魅力势不可挡。

 

艰难扫完码,可以继续前进了。

 

前面有三道门,第一道我很懂,骄傲地抬起手,拿着体温计的大哥大手一挥,表示了对我们的信任。

 

第二道,我也懂,一切为了安全。

 

 

第三道门,就是正式入园的门。我怀揣着兴奋的心情抬起手机给检票员看手机上的健康码和预约记录。

 

检票员姐姐并没有在意我的手机,淡淡地说了句「身份证」。

 

于是我们都刷了身份证进去,整个过程我们没有说话,作为一个有觉悟的城市青年,不会让刚才的那一顿操作成为笑话。

 

进来后,我想跟大卫打个招呼,发现只能对着他的屁屁。

 

 

呵,男人。

 

收拾好被冷落的心情,我们开始按照景区指示顺序游览。

 

首先我们看到的是站着四头狮子的印度阿育王柱,和他们礼貌的微笑。

 

但我们更被不远处的中国风牌坊吸引。

 

 

走进牌坊往里走,就经过一个两边都是棕榈树的步行道,上面挂满了鬼脸灯笼,说不好是中国风情还是日本风情。

 

我们还惊喜地发现一棵树上有三只松鼠,想起了小时候课本上达尔文和松鼠的故事,只是这些松鼠应该不会来试探我。

 

 

远处貌似有只威尼斯金狮屹立在楼顶,我默默许愿下一次让中国导演拿奖。

 

紧接着在泰王宫我们看到了认真做记录的小朋友,想问他一会环游完世界这个表能不能借我抄一抄。

 

 

但感受到旁边家长警惕的目光,我们还是黯然离开了。

 

再继续走,我们找到了灯笼的答案,原来是想引我们来日本街。

 

进门后依次参观了鸟居、鲤鱼旗、能乐等日本文化产物的复刻景观。

 

对于在庭院里疯狂撒石子的小朋友印象深刻。

 

 

同时我们对日本建筑的墙高度产生了疑问。

 

好在这个时候一位貌似为导游的大哥领着一群人走出来,操着一口北方口音说,「大家别误会,啊,这个庭院不是微缩景观,日本古代建筑的墙原本就是这个高度的。」

 

原来是这样,我对他点点头,表示有学到。

 

到这里,我和彤彤都开始觉得有点走不动了,正打算坐下来的时候,又看到了希望。

 

一辆自驾电动代步车,可坐两人。

 

我们抄近路回到入口处附近,找到租车点,一路上我们与相同目的的路人对价格进行了无奖竞猜,从北京话到潮汕话,从20块钱猜到100块钱。20块钱是我猜的,实际上它是100元一个小时。

 

 

有了代步车后,我觉得我们和世界之窗变得更亲近了。

 

它的好处在于只要你松开前进的把手,就会自动刹车,非常安全。

 

有个小朋友一路试图超过我,本来想要加速甩掉他,但随即我被路边的餐牌吸引了。

 

 


看了看上面的价格,我们觉得可以忍一忍,游览完前面美丽的风景再吃。

 

在停下来思考的时间里,一辆蒸汽列车,一辆马车,还有两个士兵骑马经过。

 

我感觉从电气时代穿越回了中世纪的蒸汽时代,身下坐着的电动代步车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小妇人》里艾米和姨妈乘坐的那辆白色马车,一回首瞬间,可以看到在风中奔跑的中世纪少年。

 


 

彤彤及时打断了我的幻想,说她看到了最爱的比萨斜塔,让我给她拍一张游客照。

 

像所有游客一样,我们紧紧抓住了与各大名胜古迹合照的机会,尽情地拍了起来。

 

 

按下快门的那一瞬间,一位女士经过,她说,哇,斜得很厉害。

 

很快,我们见到了梦想中的凡尔赛宫,并从它的浅蓝色屋顶和白色石墙里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富贵与精致,因为它实在太大了,我的手机只能拍下其中一角。

 

 

果不其然,我们在宫殿旁遇到了几位公主,还有她们的「仆人」。

 

 

为了不打扰公主们休息拍照,我们选择离开继续前往下一站。

 

接下来还有巴黎铁塔、凯旋门、埃及金字塔等世界文明遗产,这些跟凡尔赛宫比起来都比较普通。

 

世界之窗的金字塔可以排队进去参观,就是门口的埃及人稍显拘谨。

 

 

像过年时候刚起床就看到七大姑八大姨坐在客厅的我。

 

来到了委内瑞拉才知道山洪有固定的表演时间。

 

 

我觉得前方水池里海龟和马持之以恒的口水大战更加精彩。

 

 

我们一路穿过欧罗巴(Europe)、非洲丛林和埃及金字塔,发现敢来世界之窗玩的小孩都很独立,除了上面认真做记录、自由抛洒石子、试图步行超越我的小孩,还遇到了负责照顾睡着大人的小孩。

 

 

没有小孩照看的大人,真可怜。

 

 

当然也有很独立的大人。

 

 

比较少罢了。

 

即使是开着代步车,走到这里我们还是觉得有点累了,突然看到远处的里约热内卢的耶稣圣像在夕阳下散发着希望的光芒,不远处的阿姨也用同款充满活力的姿势为我们加油鼓气。

 


在她们的鼓舞下,我们终于来到了世界之窗的终点,也是我们进来时的起点,大家都知道,地球是圆的。

 

大概是为了欢送我们,凯旋门旁边的喷泉突然开启,水柱凶猛喷洒到水池对岸,为我们这次旅行画上圆满句号。

 

而我认为,巴黎铁塔前方的用Windows系统布置的舞台才是最令人感动的地方,这屏幕、这地球、这铁塔,还有天上飞过的飞机,都在突出这次旅行的主题——We’re Windows!

 

 

编辑_茶包
摄影_茶包、彤彤

編輯: 茶包 2020.12.10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