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唐僧肉的吃法

編輯: 六姨太 2021.09.30

 

通行本《西游记》里,吃唐僧肉这件事,前后出现了十四回。

 

第一回是初出长安第一难,唐僧被寅将军所擒。寅将军是老虎精,百兽之王,吃东西简单粗暴,「剖腹剜心,剁碎其尸,将首级与心肝奉献二客,将四肢自食,其余骨肉分给各妖。」一言以蔽之,就是生吞活剥。

 

没多久又遇上黄风怪,吃法上也添了些花样,「或煮或蒸,或煎或炒」,吃得稳便,强调在无人喧扰的环境中自在受用。

 

后来的犀牛精则讲究许多——辟寒、辟暑、辟尘这三位大王,修行多年,好不容易抓到唐僧,他们选择「细切细锉,着酥合香油煎吃」。

 

第八十六回,吴承恩干脆借几个小妖之口,对各种吃法进行了点评——

 

内中忽跳出一个小妖,告道:「把唐僧拿出来,碎劖碎剁,把些大料煎了,香喷喷的大家吃一块儿,也得个延年长寿。」又一个小妖拍着手道:「莫说莫说!还是蒸了吃的有味!」又一个说:「煮了吃,还省柴。」又一个道:「他本是个稀奇之物,还着些盐儿腌腌,吃得长久。」

 

多种吃法,不一而足,各有各的长处。但在整个妖怪界中,蒸食唐僧肉,无疑是最流行的吃法。

 

第一次提出这种吃法的,是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他们说,「今早愚兄弟拿得东土唐僧,不敢擅吃,请母亲来献献生,好蒸与母亲吃了延寿。」

 

离开平顶山,遇见红孩儿,他吃的是唐僧、八戒一锅鲜,「是我假变观音,把猪八戒赚来,见吊在如意袋中,也要蒸他与众小的们吃哩。」

 

过狮驼岭那回更不必说,青狮、白象、大鹏雕三位,是真正的西天老饕,让师徒四人下蒸笼时,还知道猪八戒皮厚,不容易蒸透,费火,放在最下面那屉里。唐僧皮薄肉嫩,开锅就烂,放在最上头那屉里。「到五更天色将明,必然烂了,可安排下蒜泥盐醋,请我们起来,空心受用。」

 

可见唐僧肉不仅要蒸着吃,还得蒸烂了吃。

 

奇怪,妖精们平日不避生腥,但有便吃,怎的吃这唐僧,还要备蒸笼来?

 

孙悟空也想不明白。在盘丝洞时,蜘蛛精们盘算着洗完澡后蒸食唐僧肉,孙悟空在旁偷听,暗笑道,「这怪物好没算计!煮还省些柴,怎么转要蒸了吃?」

 

原因说也简单,吴承恩是明朝嘉靖年间的人,正是炒菜刚开始流行,却又不是特别流行的时候。各路妖精逮着唐僧以后,最主流的吃法,自然是清蒸。

 

吴承恩又是江苏淮安人,那里的人直到现在,都比北方人更爱吃蒸菜。他们将绿叶菜整棵下锅,蒸熟了也不放佐料,单摆一碗用油调过的酱,拿蒸菜蘸酱吃。比炒菜省油,还十分健康。

 

只是有一样,唐僧肉终究是比灵芝、人参甚至西王母的蟠桃还价值连城的好东西,选择清蒸,是不是忒没创意了些?好歹是部神魔小说,又不是世情小说,想象力怎的如此匮乏?

 

非也非也。过狮驼岭时,唐僧一度从蒸笼里逃脱,被再次抓回后,老魔将唐僧抱住不放,三怪见此情形问道,「大哥,你抱住他怎的?终不然就活吃?却也没些趣味。」

 

如此推导,蒸吃必然是「有味」了。

 

袁枚《随园食单》云:「鲫鱼可煎吃,拆肉作羹,亦能煨之,骨尾俱酥,然总不如蒸食之得真味也。」李渔在《闲情偶寄》中也概括了蒸吃的优点,「能使鲜肥迸出、不失天真、迟速咸宜、不虞火候者,则莫妙于蒸。」

唐僧肉亦然,蒸了吃才香。

 

且养生家有言,「烂蒸老雄鸭,功效比参、芪。」意思就是说,老雄鸭善于养生,情窍不开,精气没有被雌性夺走,不会越长越消瘦,反而愈加肥美,皮肉至老不变,食之堪比参芪之功。

 

唐僧是十世修行的好人,一点元阳未泄,因而被各路妖怪认定有养生功效,吃法当然就同老雄鸭一样,烂蒸。

但作为吴承恩的同行,以创作者的角度,我对此是颇不以为然的。

 

蒸吃唐僧肉,无非是为了《西游记》的情节得以延续罢了。倘若煎炒烹炸,少不得要将唐僧洗净、刮毛、去皮、腌渍、剔骨、抽筋,无论哪一种,唐僧都碎成饺子馅儿了。

 

妖怪执着于蒸吃,方能保证唐僧是完整的,不沾油腻辛香,不会炒焦烤糊,哪怕被捉了,也能留着性命,等孙悟空来救。

 

任一个大王把唐僧带皮儿炒了豆角,或是做成螺丝线椒小炒肉吃了,小说都编不下去了。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