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在穿上Thierry Mugler的设计之前,最好先来杯小酒

編輯: 漱牙 2021.12.16

 

《变形记》第一次要以图书形式出版的时候,定了由Ottomar Starke担任书的封面设计,卡夫卡得知后立马给出版社写了封信,强烈建议不要画那只昆虫,生怕那位写实派艺术家给他画个栩栩如生的虫子在封面上。

 

Thierry Mugler却反其道而行,其品牌1997春夏高级定制「Les Insectes」正是以卡夫卡的《变形记》为灵感设计,他将昆虫和女性融合起来,用这场秀创造出一个生物奇想世界,演示了硬壳虫蜕变的变化过程,但不同于卡夫卡所担忧的那般,那些幻化成女子的昆虫大多宽肩蜂腰,怪诞又极具魅力。

 

◎好像卡夫卡的作品角色披着科幻外衣从书里走出来了

 

他提取出节肢动物的色彩、质感与妖娆姿态,使用具备亮面和折射功能的非常规材料去仿制生物肌理,譬如拿橡胶、汽车轮胎、乳胶和有机玻璃来模仿昆虫外观,将它们原有的特征放大融合进服装设计里,依照不同昆虫形体特征分割服装比例,以超现实主义手法完美诠释了camp美学。

 

在这场长达四十多分钟的高定大秀上,模特不再是游走于天桥的衣架,而是头顶带着触角的蜜蜂、还未破茧的蚕蛹、戴着黑色眼镜的苍蝇,还有模仿蚂蚁的模特们,身着蜂腰轮廓的西装夹克成群结队走出一种奇特又优美的气势。

 

她们的妆容也极具戏剧性,夸张拉长的彩色睫毛让昆虫女妖的形象更加生动,狂野的设计风格也在更大程度上彰显女性身材的曼妙,曾任品牌艺术总监的Formichetti将这些模特描述为「Mugler忍者」。

 

◎他运用极致收腰设计来突出如同蚂蚁的纤细身躯

 

Thierry Mugler致力挖掘生物世界的狂野与真实,让每个模特都深深代入角色之中,这场秀与其说是展示衣服,更像是一种沉浸式的舞台剧表演,看他的秀仿佛被吸入梦境般神奇,而这也正是他的目的:「我不做潮流,也不拘泥于时尚,我的设计只不过想脱离人体束缚,如做梦一般。」

 

◎鬼魅的同时,又将大胆先锋发挥到极致

 

蝴蝶需要经过几次蜕皮才能破茧而出,从而拥有一对轻盈敏捷的翅膀,具备坚韧力量的它们常成为时装设计师的灵感来源,对于Thierry Mugler来说也是如此,这次秀场尾声,身穿黑色紧身天鹅绒长裙的超模Simonetta Gianfelici便化身为蝴蝶,拥有一对绚烂翅膀。

 

这对蝴蝶翅膀采用丝绒材质与多色羽毛拼接而成,还增加了珠片细节来展现蝴蝶挥动翅膀时的斑斓色彩,这一魅惑背影,也成就了时装史上又一神话。

 

◎时尚圈难以超越的经典时刻之一

 

在盛行极简主义的90年代,Calvin Klein和Helmut Lang等众多时装设计师主张将设计审美简化,但向来创作欲丰盛的Thierry Mugler却不同,他坚定把他浮华的戏剧风格展现到极致,也因此吸引到更多人的注意力。

 

谈论到这些服装的设计灵感,他曾表示:「我设计时装,只因我想要探索更多从未存在的东西,我想要构建属于我自己的世界。」

 

他从9岁开始学习芭蕾,14岁时便加入莱茵歌剧院的芭蕾舞团,同时期还在斯特拉装饰艺术学院读室内设计,这段经历让他加深了对运动和面料功能的理解,后来转行做了设计师后,他又把这些爱好揉进了他所做的时装和秀场上,以至于在他所筑造的时装世界里始终贯穿着强烈的建筑和歌剧风格。

 

◎万圣节装扮不愁找不到灵感了

 

他凭借种种姿态各异的前卫形象,击破世俗对于美的刻板印象,证明女性完完全全掌握着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可以随心所欲地变成各种样子,而不是阻碍女性或让她们不如自己穿的衣服重要。

 

后来摄影师Jean Babtiste Mondino 1998年在为佳能Lxus数码相机拍摄广告时,也让非裔超模Debra Shaw佩戴了这款昆虫眼镜。

 

◎那个年代数码产品视觉风格,如今看来依然前卫

 

时尚评论家Tim Blanks对于Thierry Mugler有一句总结相当精辟:「准确来说,他的设计并不是算作时装,因为它根本不是让你们白天穿出去的。」

 

毕竟穿上它,就如同进入一场美丽的暗夜狂想,微醺状态最为合适。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