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记忆中的过年,总有一种食物吃到yue

編輯: 茶包 2022.01.21

临近过年,喜迎假期,然而,比我们父母更早站在门口等着编辑部的,是亲爱的deadline。

 

在deadline的问候下,小编常常夜不能寐,这段时间,漫漫长夜,一家新挖掘的炸串店成为了陪伴我度过焦虑的宠儿。

 

火腿肠、腐皮卷金针菇、蟹柳、无米粿、豆干、土豆片——智能的外卖app,可以每天一样的来一份,不用思考,不用重新选择,终于在第五天晚上,吃了一口蟹柳后,一股恶心在胃里油然而生。

 

一开始我是不信的,一串咬一口,一一试过,这些我曾经很爱的炸串,真的再也不香了。

 

很好,还没有等到过年,我就吃yue了。

 

这熟悉的感觉,不就是每逢过年吃大卤鹅吃到吐的小编本人。

 

卤鹅

 

作为潮汕人,一只大卤鹅会陪伴我们一家整个春节。第一天从爸爸大刀剁鹅开始,我的口水就在脑里旋转,大腿和脚掌还在的鹅就是最漂亮的鹅,醋也是店里配好蒜碎和辣椒碎的最佳比例,这一天它是最金贵的天外飞鹅。

 

第二天开始,大鹅只剩躯干和鹅头鹅脖,还有鹅肠鹅肝鹅胗之类,没有了店配的白醋,略微逊色,不过自己倒醋剁蒜,配点小酒这大鹅还是很有吃头。从第三天开始,就开始分不清楚那一块块肉属于鹅身上的哪个部位,挑到皮肉骨分明的肉也开始要靠运气,到了我和大鹅关系三日之痒的时候。

 

到了第四天,它已经是半只冻鹅,从这一天起我已经不敢看它了,同时也能感受到家人们躲闪的目光……鹅之大,七天吃不下,但每天都会回到我们的餐桌上,就这样,直到离别的车站,总有几块鹅肉在我手上,陪伴我回到深圳。

 

这熟悉的感觉,是爱到尽头便是恨的感觉。

 

第二天这就成了我们今年的新年问卷选题。

 

记忆中你过年时候会吃到吐的食物是什么?我们发现办公室每个人心目都有不同的食物,却都有着类似的经历。

 

腊肉香肠

 

美术部的Joce表示每年这个时候,家里都会开始制作腊肉香肠,在他们广东的家里,整个小区只有他们家会在这个季节在阳台挂香肠,而这波香肠也会陪伴他们一家度过整个春节。

 

这天她带着一大盒腊肠来到办公室,中午配着饭吃了点,下午茶和同事们一起开心分享,还剩一些,我们又带去晚餐加入韩料烤肉盘里。吃到倒数第三片香肠,Joce已经脸色已经大变,她说,我腻到了。

 

就在两个钟头以前,也是她说:「这个香肠过年的时候我们每天都吃,一般吃到第四天的时候我就腻了。」

 

今年,Joce也莫名提前战败。

 

白切鸡

 

久拾办公室里广东人居多,十个广东人有八个人都会提到鸡。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白切鸡,代表选手星星表示,从大年初一开始,家里餐桌上每天都会有一只新的白切鸡。

 

如果昨天的鸡没吃完怎么办?

 

「如果前一天的鸡没有吃完,我妈就把它炒一炒,它还是会作为一盘菜回到我们饭桌上,但是在它旁边一定会有一只新的白切鸡,如果今天也吃不完,它就会出现在第三天的那盘炒鸡里,以此类推,从29吃到初五,最起码初五。」

 

蓝罐曲奇

 

终于有不是熟食的东西出现了。蓝罐曲奇,每个广东小孩对它都不陌生,只要家里茶几上出现蓝罐曲奇,就意味着过年了。但是对来说,过年家里会一下子出现很多很多罐,都是别人送的,在一段时间里好像一直在吃一样的东西,永远都吃不完。

 

「家里有很多蓝罐曲奇,好像永远都吃不完,我喜欢里面卷卷的那个曲奇,只吃那个,那个吃完了就开一罐新的,但是之后还是会被逼着把其它的曲奇也吃掉。」

 

嘉顿饼干

 

Summer有着类似的经历,不过是红色铁罐的嘉顿饼干,因为老人小孩皆宜,也是大部分来串门客人带来的伴手礼,吃一整年都吃不完。

 

「红色铁桶的嘉顿饼干,很夸张,去年在香港的公司有很多,同事吃一整年都吃不完,最后冻在雪柜里,不是觉得冻完更好吃,是已经不想看见它了。」

 

饺子

 

运营部一阳吃到吐的经历不一样,在大年三十的晚上会跟家人(很多人)包上百个饺子,上百个饺子里会有一个包着硬币,吃到的人会有好运,于是大家疯狂吃饺子,除了自己想吃,更多的是想吃到那枚幸运币。

 

「有时候先吃到的人会把硬币藏起来不让别人知道,让大家继续吃,等吃到差不多了,才把硬币亮出来,但很多人这时候已经吃到吐了。」

 

而经过这么一天,之后的每一天,还是要继续吃饺子。

 

卤蛋

 

市场部同事过年会吃卤蛋吃到yue,原因是奶奶会在做过年卤肉的时候,顺便往卤料里丢30只鸭蛋,从那一天开始,家里餐餐都会有卤鸭蛋吃,越往后吃到的卤蛋越入味。奶奶还怕卤蛋不够吃,吃掉一些后中途还会补充鸭蛋进去,于是列就乖乖继续吃。

 

「而且还是双黄的哦。」

 

然而小编听完并没有yue的感觉,甚至想跟同事合计投送几盒鸡蛋,放进列奶奶卤肉的锅里。

 

年糕

 

这又是一种对广东小孩来说,大可不必多说的食物,是逢年过节必有的东西。

 

但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在吃到yue的境况里,Raymond对它有着最丰富的记忆。

 

「年糕,我从不过问它如何煮出来,只知过年前它就会在冰箱里一层层地叠起来。姨母的,姨娘的,外婆的,父亲的商业伙伴送的……屈指一算,六层年糕是起步,最可怕是即使已经收到亲朋好友的年糕贺年礼物,家母还是自己做自己吃。

 

蒸的,煎的,下蛋液再煎……近年家母穷尽毕生厨艺,最后发明汤圆年糕糖水作宵夜,都叫我和妹妹啧啧称奇。由年初一开始吃到初十五,是一场年糕铁人耐力赛,是过年期间起床后第一个精神考验。」

 

 

除了以上,我们也很好奇大家在过年吃过最多印象最深刻的食物是什么,欢迎各位在评论区与我们分享,久拾编辑部将抽选一位在年后随机挑选以上食物送出。

 

祝大家新春快乐!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