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阿尼亚的朋友们有多不简单

編輯: Irene 2022.06.10

 

二十世纪中叶时期,建筑师们发现可以通过量产椅子来向人们传递自己的理念,这比建一座建筑来表达要高效许多,于是一步步有了那些代表现代主义工艺之光的椅子。

 

或许对《间谍过家家》漫画作者远藤达哉来说,认识一个人,如同接触一把椅子一样精彩,在他的漫画封面中可以看到每个人物都有一把椅子,每一把都不简单。

 

上一篇文章里我们分别盘点了黄昏、阿尼亚和约尔的椅子,似乎每一把椅子都可以跟人物联系起来。这一篇我们继续给大家盘点阿尼亚的同班同学达米安、贝姬和大狗狗邦德。

 

04

贝姬×椰子椅

 

 

贝姬的椰子椅(Coconut Chair,5569),来自被称为美国现代主义设计创始人的乔治·尼尔森(George Nelson),也就是上一篇我们说曾在棉花糖双人椅上抢了艾文·哈勃风头的那位设计师。

 

比起一头扎进工艺制作的设计师,乔治·尼尔森更擅长整合与表达概念,甚至是营销。

 

他的椰子椅概念灵感来源他的朋友小沙里宁的建筑——克莱斯格体育馆(Kresge Auditorium),但比起小沙里宁,他更喜欢称之为切成瓣的椰子,只是颜色反过来,里面是黑色,外壳为白色,它的三个角刚好赶上了美国50年代的未来主义建筑风潮,与那些飞扬的屋顶相得益彰。

 

◎乔治·尼尔森的椰子椅

 

最早版本椰子椅的外壳由钢制成,以乙烯基装饰,第二代受伊姆斯影响改为玻璃纤维强化聚酯制成,它的椅座安在由钢条弯曲构成的三脚底座上,如今最新版本底端有几个循环气孔。

 

坐在这上面,任何姿态都是舒适且优美的,能让人成为这个作品的一部分,椰子椅能赢到今天是有理由的。

 

 

05

达米安×柳树椅

 

 

身为多诺万·德斯蒙的次子,达米安·德斯蒙有着很高的家族荣誉感,将兄长视为榜样,自视甚高的样子,实际也是单纯希望父亲看到自己,努力想要成为「皇帝的学徒」的小孩。

 

达米安的那把柳树椅(Willow Chair),由英国建筑师查尔斯·雷尼·麦金托什(Charles Rennie Mackintosh)于1902年至1904年设计,他也是英国新艺术运动主导者,深受现代主义和当时因开放而盛行到西方的日本风格影响,作为他的家具代表作柳树椅就是这一风格结合的典型。

 

这把椅子采用黑色白蜡木作为框架,有着弧形格子靠背,座垫为米色或绿色。它也曾在克里斯托弗·诺兰的《盗梦空间》中出现过,在东亚元素组成的金黄色贵族场景里,还有查尔斯·雷尼·麦金托什设计的枝形吊灯。

 

◎克里斯托弗·诺兰《盗梦空间》场景

 

麦金托什相信建筑和室内设计是一个整体,每个细节都应该统一,他同时期的另一经典作品希尔住宅高背椅(Hill House Chair)与枝形吊灯都是为希尔住宅设计。

 

无论是柳树椅还是希尔住宅高背椅,硬朗又简洁的横竖线条形成了一种独特高雅平和的风格,这一切都来自麦金托什对品味(小编认为是对异域贵族品味)的追求。

 

而至于达米安追求的那些,在阿尼亚眼里都是些与「wakuwaku」无关的东西。

 

06

邦德×球椅

 

 

大狗狗不只是一只狗,也是《间谍过家家》里的主要人物之一,这是一早就体现在漫画封面的信息,而关于它身份的关键词,就藏在这把球椅(Ball Chair)的来历里。

 

1961年苏联宇航员尤里·加加林乘坐东方一号宇宙飞船完成了太空任务,这让苏联在20世纪六十年代初的太空竞赛中赢了美国一筹。

 

整个美国躁动起来,这一时期催生了很多与太空主题相关的设计师以至电影作品,美国科幻动画《杰森一家》、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都是典型代表,后者里出现过的红色巨灵椅(Djinn Chair)是与球椅同一时期,但更广为人知的未来主义沙发。

 

◎20世纪60年代美国影视《2001太空漫游》和《杰森一家》里的未来感家具

 

设计师艾洛·阿尼奥(Eero Aarnio)也是其中追逐者,同时也这一时期疯狂研究塑料家具的设计师之一,球椅是他早期用塑料完成的试验品,于1963年完成设计,1965年投入生产。

 

它的制作过程是用湿纸将胶合板压模的椅体盖住,再用玻璃纤维在表面进行层压处理,类似于滑翔机机身或机翼的制作方式,椅子安装在一个旋转底座上。

 

阿尼奥设计的初衷是想人与外界隔绝开来,随着旋转底座,坐着的人可以选择自己面对或背对哪里,加上类似地球仪的结构,球椅如同一把来自未来的太空舱椅子。

 

这些疯狂的太空热潮随着美国宇航员也登上月球而结束,但留下来的未来主义椅子到如今依然充满魅力,让复古未来主义发烧友激动不已,或许它所承载着人类对未来保持的乐观热情,现在来说真的难能可贵。

 

阿尼奥甚至在自己用的球椅里安装了一部红色电话,这得是飞到人类思维太空里的人才用得到的吧。

 

大狗狗邦德的椅子里则放了一台电视,它的思维又要飞去哪里呢?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