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算是明白了,《间谍过家家》里都是007情结

編輯: Irene 2022.06.16

 

前面两篇文章我们已经盘点了《间谍过家家》六位主要角色的六把名椅,知道每个角色都有复杂的背景,阿尼亚不是单纯的可爱,大狗狗邦德也不是一只简单的大狗,它的名字来源于阿尼亚对007的延伸理解。

 

当然这也来自作者远藤达哉对007系列的爱,除了在漫画里多处致敬007,更将在007电影里出现过的经典椅子搬到封面,很难不觉得他对椅子的喜好也来自这部电影。

 

这次我们也来看看时常走动于这个家庭边缘的朋友们吧。

 

07

尤里×巴塞罗那椅

 

 

尤里是约尔的弟弟,将姐姐视为女神爱戴,他的巴塞罗那椅(Barcelona Chair),是德国现代主义建筑大师密斯·凡·德罗(Ludwig Mies van der Rohe)的作品,也被视为二十世纪最经典的椅子。

 

同时作为包豪斯学校的校长,密斯·凡·德罗一向倡导「少即是多」,功能为先,致力设计耐用、大众的家具,巴塞罗那椅出身却是作为献给西班牙国王和皇后的礼物,1929年专为巴塞罗那博览会德国馆设计,具有政治意义。

 

也就是说,它一出生,即为政府、贵族服务。

 

◎巴塞罗那椅

 

巴塞罗那椅最有魅力的就是它的X型椅腿,优雅且有力量,整体成型的简洁钢结构上,托着两块长方形皮垫组成的椅座,即形成我们看到的样子,依然符合「少即是多」的理念。

 

当时这简洁而高级的设计一下子引起轰动,而后便经常能在一些博物馆或商业区域的贵宾休息室里看见,如今也走进千家万户,成为极简高品质的象征,也是包豪斯家具的代言人。

 

它在《007:大战皇家赌场》里犹如主人一样出现,在这个古典和现代风格交错的房间里,是它成就了间谍的高雅。

 

◎《007:大战皇家赌场》剧照

 

当然《间谍过家家》让它和反间谍的秘密警察尤里搭配在一起,多少是有点幽默在的。

 

08

弗兰克×伊姆斯躺椅

 

 

黄昏的助手弗兰克的伊姆斯躺椅(eames lounge chair,670),在第一篇的时候提到过,跟约尔的云朵椅一样都出自伊姆斯夫妇(Charles and Ray Eames)。相比云朵椅伊姆斯躺椅更为出名,在更多经典电影里出过,也几乎会出现在每一个赫曼米勒(Herman Miller)展示厅里。

 

它源自美国人对「释放现代生活压力的避难所」的渴望。

 

尽管在伊姆斯躺椅在早期宣传中致力改变人们对它的性别印象,但还是因为它过于频繁出现在《欢乐一家亲》(Frasier)、《钢铁侠》(Iron Man)、《创:战纪》(TRON: Legacy)和007系列等片里,而被视为一把直男椅,这可能是弗兰克这个人物与之唯一的联系。

 

 

它也因此常被用来营造高级办公场所的氛围。

 

◎《欢乐一家亲》中的伊姆斯躺椅

 

◎它也曾与巴塞罗那椅一起出现在《创:战纪》中

 

这把可以当作避难所的躺椅,自然是要提供格外的舒适感,来包裹受苦受难的现代打工人。它的头枕、靠背、座位在最开始由五层胶合板构成,椅垫是奢华的手套皮革里填充羽毛和羽绒,伊姆斯夫妇在设计时希望它看起来像「一只温暖而包容的旧棒球手套」。

 

在生产了200把后,他们又将表面材料改为更厚的皮革。

 

1961年的一期《花花公子》杂志中,介绍它为「让坐着的人沉浸在一种极其骄奢淫逸的感觉中。」

 

这也是本编辑部里电视瘾君子都渴望的一把椅子。

 

09

夜帷×心锥椅

 

 

夜帷是黄昏在间谍组织中的同事,她坐着的这把椅子名为心锥椅(Heart Cone Chair),来自人称「快乐的丹麦大胡子」维尔纳·潘顿(Verner Panton)之手。

 

潘顿对这世界怀抱满腔热情和天真细致的观察,这些都体现在他的设计之中,比如大胆的色彩和形状,蛋筒椅(Cone Chair)是其中的代表。

 

心锥椅要跟潘顿的蛋筒椅同时提起。

 

蛋筒椅最初是像冰淇淋蛋筒形状一样的椅子,有着饱和度很高的色彩,它在纽约一间家具店中初次露面那天,交警接到电话被要求到现场维持交通秩序,因为有太多的人在开车的时候被这把样子不同寻常的椅子吸引而分神,引发了交通事故。

 

心锥椅是经典蛋筒椅的延伸版本,与蛋筒椅同年发行,它们由薄钢板搭建框架,外表覆上发泡胶,加上Kvadrat面料的装饰与坐垫,圆滑的弧度自上而下,由宽及窄,优雅地构成蛋筒形状,落在十字形金属底座上。

 

◎蛋筒椅系列

 

这把椅子某种程度上也为波普艺术开了个好头,谁坐上了它,谁就可以获得快乐,以及一颗浪漫的心。

 

无论如何,极尽全力在椅子中融入人类情感,让几代人为之着迷,在休憩之时慢慢琢磨其中的用心,这是一件极其奢侈又浪漫的事情,不是吗?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