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探猫巷:我只喝一種咖啡叫隨便喝

編輯: 浅明小义 2021.08.05
探猫巷:我只喝一種咖啡叫隨便喝

 

1

第一印象

 

我入職公司第一天就知道猫巷這家店了。那天老闆給同事們買了咖啡,我端起杯子,認真念了一遍上面的字——猫巷。

 

他們說:

 

「這周圍的咖啡店喝來喝去覺得只有這一家還不錯。」

 

 

2

第二印象

 

之後的兩年,我跟這家咖啡店每天都靠外賣app聯系著,基本都是在來公司的路上點上一杯,幾乎每一次,它都會趕在我之前到達公司樓下,而我總會抱著感恩的心拎著它走進電梯,開始嶄新一天。那是一種「今天也可以正常運作」的安心。

 

這兩年也去過兩次猫巷門店,第一次是在叫了大半年咖啡外賣後,編輯部同事突然好奇它為什麼叫「猫巷」,為什麼每次都送得如此之快,於是决定去找找它。發現它就在公司後面不遠的村子裏,當真也在一條很窄的巷子裏。

 

第二次,則是疫情剛恢復期間,公司很多同事還在居家隔離階段,受不了冷冷清清辦公環境,我們决定去找猫巷老闆,結果收穫了一個更安靜的下午。

 

◎狹長巷子裏亮著黃色燈的就是猫巷

 

 

3

跋山涉水去的咖啡店一定要很特別

 

最近一次拜訪則是為了寫一個咖啡店專題,我想,選猫巷作為瞭解深圳咖啡店的起點,應該是個恰當選擇。

 

但猫巷老闆似乎不這麼認為.

 

「我也喜歡出去探店,但是很怕別人來探我的店,他們大老遠跑來肯定會失望,那些能讓人專門跋山涉水去喝的咖啡,一定得是特別好喝的,而我的店一點都不特別。」

 

 

4

是喝咖啡的好天氣嗎?

 

其實這一次去猫巷,我們也費了點勁。外面下著瓢潑大雨,是喝咖啡的好天氣嗎?儘管前一天已經約好,臨出發前我還是在手機上跟猫巷老闆說了聲「我們出發了哦。」

 

沒收到回復,打了電話也沒有接。同事提醒我看外賣app上他有沒有在營業,確認沒有打烊後才安心出發。半路上收到老闆肯定的回復,有一種千辛萬苦預約上了名店下午茶的成就感。

 

此刻店門口,兩幢樓之間,雨不停打在各種棚板上,發出不同的劈啪聲。進門打了招呼,他呵呵笑說:

 

「剛剛還在看資料,但這雨下得太舒服了,一下子睡了過去。」

 

◎猫巷一角,對話開始於下雨天,咖啡,和舒緩的音樂

 

 

 

5

冷氣要開就開到18度

 

他從辦公桌起身走進身後的廚房。之前來都沒有這張辦公桌,現在桌上放著他的電腦、一臺沒插電的烤箱,我們來了之後他就把烤箱搬走,這一塊仿佛是這間小小咖啡店之外的另一個空間。我坐在桌前,感覺自己像一個求職者,旁邊的空調呼呼吹著18度的冷氣。

 

「冷氣要開就開到18度,習慣了。」

 

店面不大,簡單不過的四方型空間,廚房在正對門處,老闆就在這個用半墩牆砌成的半開放式廚房裏處理所有與咖啡有關的事務。

 

拿起選單,想點手沖,被告知上面的豆子還沒有寄來。

 

「這幾種澳大利亞的豆子都是我女朋友在雪梨寄來,最近她剛好遇到期末周,比較忙,可能要等十五天。」

 

 

6

老闆好像不太愛說話

 

猫巷在我看來足够特別,它可能是我見過最隨意的咖啡店。之前有時候會遇到好一陣都點不到猫巷的情况,一問他那幾天怎麼不開,得到回答是出去旅遊了。

 

每一次來都有新的體驗,這一次來感覺也大有不同。記得第二次來那個極其安靜的下午,在這個小小空間裏,我和另一個編輯,還有老闆,各自做著手裡的事,沒有人出聲,編輯小聲在我耳邊說「老闆好像不太愛說話。」

 

那安靜的氛圍還歷歷在目,以致於我此時看著不時大聲說笑的老闆產生一種從來沒來過這裡的錯覺。

 

「也有在附近的人偶爾過來坐,尤其是週末時候,還挺多的,都是熟客,基本上來了就坐著看書或者工作,很安靜,我不算愛說話的人,沒有人說話的時候我也不說話,如果有人來跟我說話,我也會跟他聊聊天。」

 

◎在廚房認真工作的猫巷老闆

 

 

7

薛定諤的貓和植物

 

不一會兒功夫,三杯氷水、三杯試喝版美式、三杯我們自己點的咖啡輪番上齊,我點了冰的耶加雪菲,另一比特同事點了雲南拼配,有個同事因為不敢在下午時間喝咖啡而點了牛奶可哥,但她還是收到一杯精緻的拉花可哥,讓她十分開心。

 

我想起猫巷老闆的本職並不是咖啡師。

 

他原本做網站開發、運營,以前在香港城市大學工作,後來回深圳當自由職業者。剛開始在家裡工作的時候想喝咖啡,但附近點不到一杯像樣的,就乾脆自己開個咖啡店。

 

「你的店裡是有猫的嗎,是不是跑出去玩了?因為你的店名叫猫巷。」

 

同事終於問出這個掛在嘴邊很久的問題。

 

「以前有,後來覺得店是店,猫是猫,猫根本不適合在店裡活動。之前外面有一些小孩一看到有猫,就會追它,猫也就亂跑,還有猫毛啊之類的,對咖啡來說都是問題。」

 

我看著窗邊幾盆小小的植物,「它們有在活著嗎?」

 

「应该是没有了,它们是天台那一堆多肉植物里活到最后的,把它们搬下来好像也没活着。」

 

◎看起來活著但並沒有在活著的植物,和旁邊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下麵是有關飲食和程式設計的書

 

《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怎麼會出現在猫巷裏呢,這本書光是念完書名我就累了,可是跟猫巷老闆聊天,我覺得可以在這裡坐到天亮。

 

 

8

水電費

 

這幢樓,從天臺到店面,都是猫巷老闆的家,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他沒有那麼緊張把咖啡當生意來做。

 

「沒有啦,每個月水電費還是有壓力的,看到一大筆電費帳單的時候,家裡人都會問。」

 

他哈哈笑。

 

我的腦海裏浮現出他和家人開股東大會的場景。想到這裡,我對往日的咖啡又多了幾分敬意。

 

「做咖啡這麼費電哦?」

 

「是空調。」

 

 

9

稱手咖啡

 

突然想到上次來,他妹妹開在隔壁的蛋糕店還在裝修就問了一句,他立刻邀請我們去隔壁參觀,又打開了妹妹店裡的空調。

 

「比起我的,更多人喜歡來探妹妹的店。」

 

果然,妹妹的店是充滿活力和少女感的橙色調,更具網紅氣質。在她店裡,我看到了前段時間讓猫巷外賣風格大變的白色紙袋。

 

「我前段時間發現你裝咖啡的袋子從牛皮紙袋變成了這個白色袋子。」

 

「哦,那個時候我自己的紙袋用完了,就先拿妹妹的來用,不過後面我有給她補回來。」

 

好像有一次冰美式也用了熱飲的蓋子。」

 

「也是用完了。」

 

在妹妹的店裡,我們又討論了一下盛咖啡的容器,不一樣的容器裏,喝到的咖啡味道是不一樣的。

 

「我還用砂鍋、茶杯喝過咖啡,那個時候和朋友在玩,在砂鍋上拉花,不同的容器裝喝到的味道是不一樣的,用保溫杯裝冰山最好,因為它可以讓冰用最慢的速度融化,手沖用寬口陶瓷杯裝口感會好點,應該是靠近杯口的時候更容易聞到香味。」

 

他又說平時喝咖啡還是沒有必要在意那麼多,喝咖啡最重要的是隨意一點,手邊隨便一個稱手的杯子裝的咖啡,路過時候能喝到的咖啡,就是最好的咖啡。

 

◎《久拾》隨意推薦——猫巷咖啡

 

 

10

住久了總會有奇妙聯系

 

附近偶爾也會有一兩家新開的店,但往往開沒有多久就關掉了。

 

「我去試過感覺還不錯,但去過一次之後可能就找不到了,可能他們(店主)有更重要的事情做吧。」

 

猫巷老闆說。

 

有次我遠在南山一家叫福康的酒吧喝酒的時候,看到一個猫巷的杯子貼在牆上。

 

「他們的一個咖啡師之前是我的常客,有一年中秋過來喝咖啡,感覺挺聊得來就成為朋友,後來我也去他那邊喝咖啡,有時候會帶一份自己買的豆子過去,那個杯子也是我帶過去的,超喜歡他們的冰滴,他們每天只做幾杯,要早點去才有。他們的店也開了快有十年了。」

 

名為福康的酒吧,白天有在賣咖啡,這聯系真是奇妙。

 

但其實在深圳住久了,對這種事情也不必感到奇怪。猫巷老闆從小學時期就來深圳,那個時候這個村子還都是石頭建成的平房,稍微往外走一點就是海了,後來只有一層兩層的房子都變成一幢幢高的自建樓。在猫巷對面還有一座那個時候留存下來的石頭房子。

 

「小時候剛來這裡的時候,路都沒有路,頭頂上是黑的,那是一堆蚊子,被蚊子追著跑,嚇哭。那個時候的海,來到了旁邊這棟樓。

 

曾有客人來喝咖啡,盯著我很久,忍不住說我長得很像他小學同學,一問在哪裡讀小學,才發現原來我們真的是同學。」

 

有個韓國人在附近上班,第一次點咖啡,在app上點了冰山自取,他把咖啡做好,裝好,放在桌子上等對方來取,但兩三個小時過去了都沒有等到人來取,覺得很奇怪,打電話過去發現對方根本聽不懂中文,最後換了他同事來接,才知道那個人不知道自己點了自取,還在等著咖啡送過去。

 

「這個韓國人有一陣子每天要喝三大杯冰山,好像的確是他們的習慣。」

 

我們在那坐著的時候,有外賣小哥過來,打電話問顧客在哪,焦急地等著,老闆讓他把外賣放店裡就好,會有人來取。我看看靠近門口的地方,除了外賣,還有一排折起來的紙箱子。

 

「那是給鄰居阿姨的,有時候她幫我收快遞,我就把紙箱子留給她。」

 

◎外賣和紙箱

 

我眼中的猫巷咖啡店,又多了一項業務。

 

 

11

開店時間

 

「基本上我七點就起來了,如果沒有咖啡單子就先做點別的事情,晚上的話,對外是說十點關門,但其實我經常在店裡呆到更晚,最晚11點多都有人來過,有時候我在店裡通宵敲程式碼,故意不關外賣,竟然也有人在半夜點,也有外賣騎手接單。」

 

除了看老闆心情遊移的開店時間,顧客點咖啡時間也是奇奇怪怪。他還有一個排名錶——我常常是我們公司最早點咖啡的人,也通常是當天第二、第三個點咖啡的人,而排在我前面的第一名,經常是五、六點的時候點的,這樣子的人,每天也有一兩個,都是不同的人。

 

「看看你的外賣單號就知道了,第一名你很難搶,都是五六點,除非你待到十二點把第二天的咖啡點了。」

 

在猫巷開店時間裏,好像可以看到附近一個個在忙碌和放鬆之間來回轉換的身影。我又問了猫巷老闆還有哪幾家他有印象的咖啡店推薦,他一口氣給我說了三四家。

 

「深圳其實有好多好的咖啡店,今天喝這家,明天喝那家,不同的店,不同的人沖的咖啡總是不一樣。」

 

雖然來了三次,但這一次也忘記問猫巷老闆叫什麼名字,走的時候在手機上不好意思地問他,他說,叫「館長」就好了,咖啡館嘛,別叫「老闆」,能賺錢的才叫老闆。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