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劇本殺裏我們扮演的究竟是誰

編輯: Yuki 2021.08.05
劇本殺裏我們扮演的究竟是誰

 

又是一個夜黑風高的夜晚,劍客落地悄無聲息,帶起的樹葉才飄飄落地。

 

「你是何人」

 

「取你命的人」

 

劍客將劍從劍鞘拔出,脚尖一蹬,提氣彙聚在手中的劍上,千鈞一髮之際,一陣鈴聲響起。

 

「抱歉抱歉,我先接個電話」

 

劍客轉身關上門,走到安靜的角落,低頭說著,「是的,張首長,方案我已經提交過了,就發在您郵箱」,一連串的點頭,隨著電話的結束,告一段落。

 

等劍客再回來時,被左手邊的行脚幫幫主質疑是他動手殺了武林盟主,劍客不屑一笑,「他?尚且不配成為我的劍下魂。」

 

冷酷無情的劍客其實只是劇本裏的一個人物,和行脚幫幫主等角色需要找出殺害武林盟主的兇手,這就是我們線下火爆的劇本殺遊戲。

 

劇本殺,是玩家扮演這些虛擬角色,然後根據劇本提供的線索,推理案情,找出兇手,完成角色任務。

 

已經播到第六季的《明星大偵探》就是一個劇本殺遊戲節目,每一期是一個劇本,由六名藝員玩家推理探案。

 

而我們通常在劇本殺店「開本」,店內會根據劇本設定來佈置場景,玩家聚集在一起,扮演劇本裏的人物,再重新進行劇本裏人物的自我介紹,之後的推理過程,需要從我們的表情,語言,動作等,來判斷玩家是否是真凶,最後所有玩家投票,投中了兇手,則其他玩家獲勝,反則兇手勝。

 

這裡的劍客是劇本各异角色裏的一比特,扮演劍客的人其實也是眾多玩家的其中之一。

 

淩晨兩點,劍客合上了劇本,今晚的夜生活宣告結束。8:00am鬧鈴響起,劍客照常趕上一號線捷運,換上共亯單車時離打卡還有三十分鐘。現在,劍客的右手邊是一杯美式,剛在公司咖啡機現沖的,混合著咖啡的香氣,劍客打開了電腦。

 

陽光明媚的一天,日復一日的方案,是不需要背就會的劇本。沒有了劍,沒有了夜晚,劍客還是劍客嗎。

 

為了尋找答案,我開始觀察身邊的劇本殺玩家,試圖瞭解屬於他們的劇本。

 

我的社恐不見了

 

 

「在劇本殺裏即使面對陌生人也會話比較多,但是現實生活就會儘量避免與陌生人說話……」Verena站在擁擠的公車上,手緊緊的抓住對於她略顯高的扶手,搖搖晃晃,「還有一站」她這麼想,即將解放。

 

下車按鈴不響,沒有下得去車。社恐Verena决定,繼續默默站著,等到下一站有人下車再一起下吧。

 

來到公司,稽核提交的申請,維護一下資料庫,再就是核算薪水了。晚上六點,下班時間到,薪酬專員Verena今天也沒有說超過五句話哦。

 

第六句,「我下班啦,半小時後開本」,發送至劇本殺遊戲群。

 

Verena最喜歡玩本格推理的劇本,一起投入到劇本場景裏,遇到分歧,在認真聽完別人的分析後,就到Verena的主場了。

 

今晚又來玩劇本殺的Verena遇到了她最喜歡的戲精型玩家,這類玩家表現欲極强,且分分鐘入戲,會讓劇本更有趣,Verena內心歡呼,一場大戲即將來臨。這位戲精型玩家自稱是高配,他放下豪言,要帶飛全場,大家都很期待,但是在推理過程中他明顯越推越偏,一片混亂下,Verena忽然站起身,將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過去。

 

「我們不能把兇手完全鎖定在在場的女玩家身上,網絡上的性別和現實性別不一定是一致的。」

 

「我們不要讓《窗邊的女人》這個劇本的名字給混淆視聽了。」

 

她雙手撐在桌子上,條理清晰,一句一句,說得對方啞口無言,最後成功把推理帶回正軌,抓住了兇手。我驚訝於她在玩遊戲的幾個小時內說了遠遠超於一整個白天的話,並且不害怕交流,甚至帶領全場,Verena卻說,在遊戲裏,就是要大膽說出自己的想法啦。

 

Verena的社恐好像消失在夜晚,消失在一個個精彩的劇本裏了。

 

吐槽是我的天性

 

 

「您好,這邊是進站閘機,您要出站在那邊出站閘機刷卡出站就可以了」

 

工作人員的服務讓乘客感到滿意。

 

這位令乘客滿意的工作人員就是小茫,她能將服務理念倒背如流,堪稱一絕。

 

第一次和小茫認識的時候,她是這麼和我介紹自己的。

 

 

我不自覺挺起身子,端端正正地坐好,一字一句地回復她。

 

「《久拾》編輯,工作內容:提交選題,蒐集圖文資料,撰稿,編輯發佈」

 

小茫笑了,她說這只是她的職業習慣,我並不需要一起遵守。

 

我以為小茫在和我客氣,所以想要繼續遵守這個板板正正的交流習慣,直到我見到了非工作時間的她。

 

「天啊你都不知道,我今天又遇到一個傻X,那麼大一個紅色的叉他看不見嗎,還跑過來找我說機器出問題了他出不去」,看到眼前這個瞪著眼,激動地揮著手,甚至口吐髒話的小茫,我知道她是要開始今日份吐槽了。

 

如果你見過白天的小茫,一定無法和這個向你投來粘貼複製般地頻頻白眼,還時不時對你進行口水洗禮的女人聯想在一起,畢竟工作時間的小茫是不會吐槽的。

 

在去玩劇本殺的路上,我熟練地安撫這位優秀的軌道站務員。

 

今晚的劇本很爛,今晚遇到的玩家也很爛。

 

己方陣營的玩家和對面陣營的玩家,是一對情侶,抱團擺臉色各種奇葩操作上場後,一直摸魚睡覺的小茫,覺醒了。

 

我們聽從小茫的,將所有的錢和武器都交給小茫。

 

最終我們背著豐厚的物資,在小茫的帶領下沖上了巔峰。

 

小茫是這樣形容自己的——「桀驁不馴」

 

而桀驁不馴的小茫,最擅長的其實是恰到好處的微笑「您好,有什麼可以幫助您的嗎?」

 

我不敢出一點錯

 

 

作為一個醫生,張文天每一天早上都要從開會交接班,到病人查房,開藥,檢查病例,再到病人的飲食和藥物進行每天瞭解並製定,一點錯也不能出。

 

一個月三十天,如果你想要和張文天見面超過二十天,那麼你只要在晚上下班後去劇本殺店裡等著,就能等到脫下白大褂的她。

 

在休息日的一天晚上十一點,張文天才在劇本殺店開完會。是的,她甚至自己開了店。

 

她和幾個朋友都是劇本殺迷,每一個人都非常有想法,不僅想自己玩,還想讓更多的人體驗到劇本殺的魅力,希望大家能一起交交朋友玩玩劇本,在劇本裏釋放壓力,展現最真實的自己,這是他們認為最快樂的事。

 

當天半夜兩點,一通電話又叫醒了剛入睡不久的張文天。

 

她應家屬的要求回到醫院病房守著病人,即使病人沒有大礙,她還是得去查看一下情况,張文天頭暈眼花地和我說,她不能出錯的。

 

「白天工作時候的我,作為大家眼裡的白衣天使,其實每天都精神狀態和壓力非常大的,為了讓病人更加滿意,再加上定時的考試和學習,有的時候覺得疲憊,但是接觸了劇本殺以後,我認識了不一樣的自己。在每一個劇本裏,我都活出了不一樣的精彩,短短的幾個小時,我好像活成了平行世界的另一個人,她的故事,她的身份,她的情感,化成另一種奇妙的管道去演繹,我可以真實地表達我自己,不用受任何束縛,也不用怕出錯,這讓我一天的疲憊都消失了。很多優秀的劇本,讓我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原來人生有那麼多的可能性。」

 

人生有那麼多的可能性,所以為什麼不讓我們面對內心最真實的自己,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呢。

 

張文天最近還組了一個樂團,她和主唱,鼓手,主吉他,副吉他,貝斯手,在租的小別墅裏,一起盡情排練《海闊天空》、《灰姑娘》、《還我蔚藍》,她在鍵盤上彈出一個個音符,彈出「如果這是夢,我願長醉不醒」

 

「我們的樂團超棒!」鍵盤手張文天這麼和我說。

 

不管是劇本殺還是樂團,都是張文天的自由天地,在這裡她可以出錯,可以放任自己的言行,可以只做張文天。

 

白天我們被套在一個個圈內,背負的東西太多,脚步太重,我們走不出去,我們試圖找一個出口,於是夜幕降臨,我們扮上虛擬的角色,成為了「劍客」,我們肆意灑脫,遊戲人間。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