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對於這場秀而言,所有觀者不過只是運河沿岸的路人罷了

編輯: 漱牙 2022.02.09
對於這場秀而言,所有觀者不過只是運河沿岸的路人罷了

 

奧地利設計師Carol Christian Poell的性子和Martin Margiela有些相像,幾乎不接受采訪,也沒什麼人能認得他的模樣或清楚他住在哪裡,只知道目前他一直隱居在米蘭朗布拉特區的一個工作室裡,專注於自己的同名服裝設計,不受主流影響,只在他覺得有必要的時候生產服裝並向公眾展示。

 

與一般時裝秀不同,在他的秀場上看不到拿著手機咔咔拍照的觀眾,所有觀者在

進入秀場後都需要遵守保密協議,但品牌2004春夏系列「Mainstream-Downstream」(主流-下游)不僅沒有這樣的規定,甚至都不像是一場秀,說它是一次大膽前衛的行為藝術也毫不為過。

 

◎他並不認為服裝是人體的附庸

 

那場秀發生在米蘭一個悶熱夏天,當時只邀請了少量記者和客戶到場,美國《The New Yorker》雜誌評論家Judith Thurman回憶起這場秀時說道,區別於任何品牌的秀場邀請函,Carol Christian Poell只是寄了張鮭魚色的工廠打印紙給她們,紙上僅標誌有一個指向晚上七點的時鐘和讓人疑惑的活動地址——Viale Cassala橋下的納維利奧大運河。

 

納維利奧大運河指的是米蘭12世紀開始興建的大運河,流經品牌舊工作室附近的工業區,秀開始前,現場沒有任何T台撘景的跡象,大家對此感到困惑,正當人們懷疑之時,順著運河流水,緩緩飄過來紅色靴子和白色襯衫等零落衣物,表演就這樣開始了。

 

◎所有這一切都讓這次展示變得奇怪且引人入勝

 

隨後而來的模特們也都順著運河漂流而下,仰臥在河面上一動不動,面容安詳地像是失去生命的浮屍,他們身上所穿服飾也被河水浸泡著,輪廓模糊不清,為了能夠以最自然的方式「死亡」,所有模特和物品都配備了隱藏在內部的漂浮裝置,整個場面給人以荒誕詭異的視覺衝擊感。

 

他突破服裝結構、展示和藝術的界限,借助莎士比亞名作《哈姆雷特》中奧菲莉婭悲劇的跳河死亡來嘲諷當下的時尚環境,主流時尚都在朝著單一方向無意識地流動,沒有自己的想法,通常時裝秀都得有跑道和排列整齊的座椅,但在他的時裝展示裡根本找不到這些東西,甚至連秀場都是自然而生的一個公共空間。

 

◎他在這場轟動中毀掉了時尚界「從眾風氣」所製造的和諧氛圍

 

整個場地沒有座位安排,沒有穿著黑衣的助理,也沒有拿著對講機的安保人員,所有路過運河沿岸的人們都可以停下駐足觀看,從這個角度而言,他打破了時尚界所倡導的精英主義,讓其開始變得民主化。

 

如此獨特的表達方式在時裝圈引起巨大反響,被人們稱之為「浮屍秀」,許多業內人卻覺得這是對自己工作的侮辱。

 

◎極具顛覆性意義

 

這位叛逆的設計師解釋說:「現在街頭時尚是最新鮮和有趣的,有時間我會去鎮上逛街,但是作為創作者,無論受到何種方式的影響,你都必須保持自己的身份。」

 

作為典型的反時尚主義者,他視衣服為藝術品,認為服裝不是人體的附庸,Judith Thurman對此評價道:「這種時裝發表方式前所未見,他根本不在意衣服掛在衣架上或在商店裡的樣子,也不在乎有沒有消費者想要,打破充斥著商業和炒作的現代時尚,是他最重要的目的。」

 

他的時裝不僅僅是一門藝術,也是一種反抗和自由表現的行為,一種激進形式主義,這場極具革新主義的秀就此令品牌一舉成名,此後品牌連續數季的展示也都在不停刷新著大眾對於時裝秀的認知,將先鋒藝術發揮得淋漓盡致。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