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艺术家宅在家才不废

艺术家宅在家才不废

 

号召大家宅在家里的2020年已经过了一半,有的人活着,但是已经废了。

 

比如在家里看了十季《摩登家庭》的我。

 

比如在思考人生意义的踱步中默默消化了一冰箱可乐的同事甲。

 

比如眼睁睁看着家里两只猫生下猫bb,都没反应过来家里的猫怀孕的同事乙。

 

还有一个同事,已经默默在办公室用自己双手做了两条裙子,一条裤子,一个帽子,两个包包。

 

 
◎邀请大家观赏我司「艺术担当」的作品

 

她说,我们「艺术家」才不废好吗。

 

几个世纪来,人们总是给艺术家冠以生活颓废的臭名,形成了艺术家总是很废的刻板印象。

 

比如说王羲之是喝到烂醉后才写出的《兰亭集序》草书。

 

但经同事的提醒,我突然好奇这段时间,待在家里的艺术家们,都有什么动作,是否真的很废呢?

 

在刷了几大社交网络后,我找到了一些答案。

 

像上次提过的月野兔原画师香川久,加入网友们月野兔再创作的队伍的同时,也不忘学习接触新的事物。

 

 
◎香川久老师用平板画的美少女

 

他在家里用平板电脑练习绘画——

 

「希望在数字平板上画出一条更漂亮的线……就像铅笔一样,我还需要练习」

 

日本摄影师蜷川实花在足不出户的日子里,则坚持给艺人们拍摄。

 

不过用的是远程合作的方式,艺人摆pose,她用截图方式拍摄。

 

◎斋藤工、池田Elaiza、玉城Tina、绫野刚,拍摄:蜷川实花

 

有的艺人在家里跟摄影师远程合作拍照片,有的人则自己动手拍自己,也是玩得起劲。

 

以下请欣赏演员伊娃·格林在疫情期间的居家行为艺术照。

  
  
◎伊娃·格林,《Soho House》2020年5月刊,拍摄:伊娃·格林

 

尽管是自娱自乐的居家自拍,这组照片还是拍出文艺女神的乐观可爱,让人在严肃的疫情氛围里总算感到一点轻松。

 

国内摄影师张家诚的作品中,装置设计总是在其中总是有出彩的表现。

 

 
◎张家诚摄影作品中的装置设计

 

生活中他的家居布置也很有一手,无论是家里还是工作室,都让人觉得生活在那里非常舒适,他的家甚至上了杂志《卷宗Wallpaper》的设计版面。

 

疫情期间没有工作的时候,他则沉迷在游戏《动物森友会》中建造自己的庭院,在动森庭院的设计中,也可以看见他将现代、中古与古风结合得相得益彰的布置巧思。

 


◎你看张家诚的动森小岛,像不像他工作室的样子

 
 
◎张家诚在微博上po出的工作室照片,随处可见闲情逸致

 

有情调的人即使被困在家里一段时间,也总是可以找到快乐的呢。

 

英国街头艺术家Banksy呆在家里的日子里则被妻子嫌弃到不行。

 

看看他之前的作品,大概可以想象到憋在家里的这段时间里,应该没干什么「好事」。

 

他的作品《气球女孩》(Girl With Balloon)在伦敦苏富比以86万英镑高价拍卖成功后,当即被画框里预设的碎纸机绞碎。

 

 
◎拍卖成功当即被绞碎的《气球女孩》(Girl With Balloon)

 

作为一个匿名街头艺术家,他的身份也一直是个谜,四月国际疫情正处于严峻关头的时候,他破天荒在Instagram上po了自己家厕所的照片。

 

 
◎Banksy家爬满「老鼠」的厕所


只见他家的厕所爬满了「老鼠」,马桶上撒尿的,把卷纸当跑步机的,在挂钩上练体操把牙膏踩喷的,顺着拉绳爬下来的,把镜子「踩」歪的,总之各种「捣蛋」。


 
◎Banksy:「妻子讨厌我在家里工作」

 

仔细一看,地上还有一个像Jack一样的「老鼠洞」呢。

 

而镜子里还有一只老鼠在墙上「画」了杠杠,大概是数着宅在家里的日子,可能就是Banksy本人吧,可能也是宅在家里的我们。

 

说实话,如果是自愿宅在家里的,心总是自由的。但现在有太多人迫于疫情无奈之下才待在家里,只要想到外面的世界正在经历一场灾难,很多餐厅关门,很多电影院关门,时间久了,心里难免有些焦虑、失落。

 

现年91岁的建筑师Frank Gehry疫情期间待在圣莫尼卡的家中,因为一直被困觉得很烦恼。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我还是个孩子,可以说是经历了全部,我也经历过小儿麻痹症,你不能让自己被恐惧困住。但这一次确实跟我经历过的都不一样,很可怕,尤其是有了孩子和孙子后。」

 

在这段时间里,他继续进行着位于阿布达比的新古根海姆美术馆的设计。

 

 
◎新古根海姆美术馆设计草图之一,作者:Frank Gehry


国内电影导演贾樟柯,在后疫情时期,一直致力于在微博上呼吁让电影院复工。

 

早在年初的时候他公司的两间电影院就积极配合疫情防控关门休市,直到现在都没有等到开门的信号。

 

 
◎「发呆」

 

在国内疫情还处于紧张防范的时候,他也没有歇着,在空掉的公司里拍了个短片《来访》。

 

◎贾樟柯导演短片《来访》

 

他接受《纽约时报》采访说——

 

「以前,这个世界上的导演可以分为两种:经历过战争的,和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也许多年之后,我们可以说,这个世界的导演可以分为另外两种:经历过新冠疫情的,和没有经历过新冠疫情的。这场灾难一定会让我们思考良久,并重新塑造我们的电影文化。」

 

或许灾难也给艺术家们提供了很多思考的契机,不过不会成为他们停下来的理由。

 

在这场宅家行为艺术大比拼中,最重要的是,找回一点生活热情,认真地活下去。

 

編輯: Irene 2020.07.02
  • 0